校园足球系列调研报道之五——足球教师还是足球教练?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 日期:2015年9月24日

   执笔记者:许基仁、张薇,参与记者:李嘉、王浩宇、公兵、何军、李劲峰、蔡拥军、李铮、朱翃、吴振东)推广校园足球,绕不开的一个话题就是缺师资。但中小学究竟是缺足球教练还是足球教师?一字之差,却反映了足球教育观的差异。

现在更需要足球教师

   在国家层面明确由教育部牵头统管校园足球后,关于“足球教师”的提法流行开来。从新华社校园足球调研组在各地采访的情况看,无论是教育界还是体育界,绝大多数人认为,从“足球教练”到“足球教师”的称谓变化,反映了大家对校园足球的规律有了更深的理解,有利于校园足球的健康发展。

   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直言:“现在最要紧的不是教练而是教师。小孩子有人带着踢球,疯玩都行。一开始不是说要怎么组队打比赛,而是要让孩子们玩球,学会踢球,掌握一些最基本的技能。”

   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青少年足球专家张路的观点与王登峰相似。他认为,学校开展校园足球,首先要提高孩子们对足球的兴趣。相比于专业足球教练,懂得教育规律、熟悉孩子们心理特点的体育老师更能控制住场面,取得更好的教学效果。

   已有16年工作经验的武汉万松园路小学足球教师袁俊也表示,学校里教足球可以不局限于校园里出来的教学人才,可以聘用退役专业球员等社会师资,“但用专业队那一套教小学生肯定不适用”。

   袁俊是从华师体院体育教育专业足球专选走出来的小学教师,但他同样认为,非足球专项的体育教师只要经过培训,其实也可以胜任校园足球教师岗位。

中小学需要怎样的足球教师

   明确了校园足球的主体师资是足球教师,但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上哪里找这么多足球教师?

   《全国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基本标准(试行)》要求:“在核定编制总量内配齐体育教师,能满足教学工作需求,并至少有一名足球专项体育教师。”

   “足球城”大连有足球专业背景的教师340人,占体育教师总数的13%。这个比例已经算高的。新疆缺足球教师4600人。记者在探访乌鲁木齐第五小学时得知,该校有专职体育教师13人,其中足球专项教师有6人。但新疆体育局副局长刘毅说,五小只是特例,新疆足球教师的人数和水平普遍都欠缺。

   找一名优秀的足球教师并不容易,教育规律和足球规律都要懂,既要爱孩子也要爱足球。记者在武汉万松园路小学采访时,该校第一个足球试点班的班主任郑晓菲老师说,前些年她并不喜欢足球,但和邓教练一次偶然的交谈后,改变了她的想法。她回忆道:“邓教练说,‘谁说踢球将来就一定要当球员!我们为什么要走这么功利的道路?踢球能锻炼孩子的身体和意志品格,还给孩子一个健康的身心’。这个想法深深感染了我。”

    郑晓菲口中的“邓教练”,正是在武汉有“草根足球之父”之称的邓世俊。他是全国唯一取得亚足联讲师、亚足联职业级足球教练员资格的小学教师,在2014年CCTV体坛风云人物年度评选中获得“未名人士”体育精神奖提名奖。这位热爱足球的体育教师扎根小学20余年,通过体教结合的方式,让无数孩子从足球运动中受益。邓世俊还带领学校体育教师,自主编写了《万松园路小学足球校本教材(试用)》。

破解足球教师奇缺难题要多管齐下

    邓世俊既有教师证,又有教练证,是足球教师的理想标尺。但全国范围内,像邓世俊这样的复合型人才寥若晨星。这就需要教育部门和体育部门联手,短期和长远措施并重,破解中小学缺少合格的足球教师这一难题。

    王登峰说,他们现在把很大的精力都放在了足球教师的培训上。根据计划,教育部2015年将分期、分批、分层集中培训5400名足球骨干教师;争取三年内把足球特色校的足球教师培训一遍。他说:“当这些特色学校的老师会教足球了,稍加培训就可以组队做教练。然后再去培训精英教练。”

    上海市教育部门则拓宽师资来源渠道,将制定校园足球兼职教师的管理办法,允许有条件的学校面向国内外聘请教练员、裁判员和退役运动员来兼职。一些学校负责人建议,构建校园足球教练员培养体系除政府加大投入外,还应引入市场化机制,如借助职业俱乐部力量培训教练等。喀什作为试点单位也准备聘用三名外籍足球教师,以弥补自身师资的不足。

    大连东北路小学则采取“以体育教师为主体的体育课堂足球普及标准、以专业教练为主体的业余训练足球提高标准”相结合的“二维融合”管理模式,所聘用的教练都是国家或省级专业队退役的优秀运动员,教练组都是取得中国足协培训资质的专职教练员,由柳忠云担任校队总教练。从东北路小学走出的球星如今已遍布中超各俱乐部。

   武汉、大连等地还普遍采取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建立了校园足球教练员、裁判员等人才资源库,中小学等可聘请这些教练用于校园教学、青训辅导等,取得不错的效果。(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