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足球系列调研报道之六——给足球人才库装四个“补丁”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 日期:2015年9月24日

   (新华网 执笔记者:王浩宇,参与记者:许基仁、张薇、李嘉、何军、李劲峰、蔡拥军、李铮、朱翃、姬烨、王莹)好比“拉玛西亚”之于巴塞罗那队,校园足球在《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中被赋予了夯实足球人才根基的角色。然而,目前校园足球人才培养和流动机制却存在着一些阻碍人才成长的弊端。与其频频感叹“中国何时有梅西”,倒不如先给咱们的“足球人才库”安装一些管用的“补丁”,进行漏洞修复。

足球特色校不是“校队”特色校

   足球特色学校的建设,是《方案》中唯一有明确时间表的内容(2020年达到2万所,2025年达到5万所)。所谓的特色学校,并不是传统概念上的“校校有校队”,而是“校校每周有一节足球课,绝大多数孩子都有机会踢足球”。但从新华社校园足球调研组各地采访的情况看,组织校队夺取好成绩,依然是很多特色校的追求。

    对此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态度极为鲜明。他说:“只组织一个校队,一个学校只有十几个孩子在踢球,拿几个冠军,而其他孩子跟足球没什么关系,这是不行的。你既然作为特色学校,你就真的得全员踢球。”

    记者曾听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青少年足球专家张路多次说过,多年前北京的青少年足球就是重锦标,各中小学组校队争冠军,竞相挖人。尖子球员慢慢集中到几所足球强校,打来打去就这么几所学校。其他学校一看没法玩了,就失去了发展足球的兴趣。结果造成足球人才的断档,教训深刻。张路多次疾呼,青少年足球再走这条路,死路一条!

    在记者采访的有些学校则处理得比较得当。比如武汉万松园路小学、大连东北路小学,都是既有专业教练带的校队,也有普通学生参加的足球课。

    大连教育局今年向全市中小学发布了足球特色校的评选办法,综合设立了足球训练、保障措施、课程建设、文化建设等七项评分指标。至于学校球队在省市区级的比赛成绩,仅作为附加分,而且不重复计算。

 “从体育部门抓校园足球变成教育部门牵头,评估的主要指标还是有变化的。和比赛成绩相比,我们更重视育人和文化教育。”大连市教育局副局长杨跃权说。

新型足校要避免“穿新鞋走老路”

 《方案》中提出要建设新型足校。这个“新”,到底应该体现在哪里?

 过去的足球学校,多采取的是集中封闭式管理,脱离学校、脱离社会、脱离家庭“三脱离”。大连阿尔滨俱乐部董事长赵明阳希望新型足校不要延续这个模式。“我不赞成让孩子过早离开父母,集中在一起训练。那样孩子享受不到家庭的亲情和温暖,容易孤僻,身心不健康,怎么能成为一名好球员!”

 大连市体育局副局长单吉仁说:“我们理解新型足球学校首先是文化教育和足球有机融合,文化课不能缺失,把体育融入到文化中。踢球的孩子跟普通文化课班级一起上课一起活动,业余时间再来训练。”

建立青训补偿制度

 在中国职业足球日渐红火的背景下,球星属于“稀缺商品”,而好苗子也成为各职业俱乐部竞相物色的目标。从足球传统校“挖人”,已成为一种日趋普遍的现象。往往是球探、经纪人看上某个学校的足球苗子,也不通过校方,私下跟家长谈妥,给予优厚条件,就拉学生去了俱乐部。被誉为“足球黄埔军校”的大连东北路小学校长王作开就对记者抱怨,他们学校一些学生球员被俱乐部挖走,他们甚至事先都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也没有办法阻止,因为家长愿意,学校多年来的培养全打了水漂。

 大连市第二十一中学也是传统足球特色学校,名声在外,因而也常常遭遇本地或外地俱乐部来挖人。校长王慧说:“职业足球淘汰率很高,一部分孩子进入俱乐部,后来却被淘汰了。家长钱没少花,孩子学习也荒废了,没有完成义务教育,这是对孩子的严重不负责任。”

  如何避免学校在培养了足球苗子后却人财两空,国际足坛流行的青训补偿金可为“他山之石”。

 巴西不缺足球人才,但也没有忽视保护青训培养方的利益。巴西在青训补偿方面规定:俱乐部可与14至16岁小球员签培训合同,16岁以后即可签职业合同,其他俱乐部想要挖人,需要付出200至1000倍的培养赔偿费,并且会被禁止参加同年龄段的所有比赛。

 而中国在青训培养补偿方面远没有形成制度,无序竞争,多少影响了学校培养足球苗子的积极性。武汉市足协秘书长付翔说:“现在到处都在挖人,大家慢慢就养成惰性,不注重培养。而培养的一方老是被挖,而且没有补偿,后备人才培养就越来越没人搞。而对照国外,有许多国家都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执行,你培养一个梅西,最初培养他的教练和俱乐部都受益一辈子。”

 大连市体育局局长张运东以文艺界为例说:“像演小品,钱都让演员赚了,创作人员不干了。没人搞创作,自然就没有好节目。我们现在球员转会市场的钱都让球探、经纪人、俱乐部赚了,踏踏实实搞人才培养的人缺乏积极性。”

建立“人才数据库”势在必行

 在大数据时代,数据已经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校园足球的育人机制也不能缺乏数据的支持。

 赵明阳建议搞校园足球应从小学起就建立孩子踢球的档案。他说:“这档案跟着球员一辈子,可以避免年龄造假,也好让大家通过数据发现人才,让真正的人才不被荒废掉。此外数据库做好了,你一查就知道这孩子是在哪里培养的,培养多少年,用了多少钱,将来转会的时候也可以作为依据,给学校支付培养费。”

 湖北省教育厅目前已先行一步,正在建立校园足球人才数据库,选拔优秀老师、优秀学生登记注册。

 在赵明阳看来,这种大数据采集和运维应该是国家层面牵头去弄,要长年累月地坚持。他强调:“再不做,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