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春节假期,听听体育老师们的心里话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 日期:2017年2月3日

      (新华社 记者姬烨、王春燕、朱翃、何晨阳、吴书光、姚友明)在外奋斗一年,是不是有很多心里话想要倾诉?春节假期,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几名普通体育老师,让他们说说自己在工作中的心情和感受,聊聊学校体育的现状和未来。

体育课被挤占基本已成往事

    曾几何时,体育课被其他主科挤占十分常见,但随着全社会越来越明白体育的重要性,类似于“体育老师今天有事”的借口已成往事。

    朱军是上海金苹果学校的体育老师,他说:“学校校长是保证学生每天一小时体育活动的第一责任人,时不时会来抽查体育课,我们体育老师有时比语数外老师压力都大,体育课被占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

    来自北京十二中学的体育老师王春和介绍说,学校高中部每周三节体育课,初中部每天都有体育课,此外还开设了田径、足篮排选修课,专门聘请校外专业教练。“基本没有挤占体育课的情况,如果占了,孩子们可不同意。”

    宁夏银川市长庆小学体育教师刘晓源说,体育课是学生特别喜欢的课程,占了体育课上别的课,学生没心情、学习效率低,还不如不占,玩得好学得好。

    山东临沂市临沭县第二实验小学体育老师吴清强也说,一二年级每周四节体育课,三至六年级每周三节,也就是说“体育课说是小课,也是大课,比如一二年级的数学和体育课都是4节。”

学校重视体育,家长反倒不“感冒”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东风路小学体育老师靳雪峰感觉这几年无论是学校还是大的政策,对体育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反而是家长对孩子参加课外体育兴趣活动并不太“感冒”。

    “现在开展体育项目,基本上要什么有什么,我们学校建起了室内体育馆,有4个羽毛球场那么大,室外操场也是塑胶跑道,中间是仿真草皮,开展乒羽、足篮排等各种体育项目的设备和器材都有,学校也很支持,”靳雪峰说。

     但他表示,在小学阶段,课外辅导班、琴棋书画等兴趣班将学生的课余时间占得满满的,很少有家长愿意让孩子在课外时间参加与体育相关的培训活动。“有些家长喜欢羽毛球、乒乓球,也会带着孩子参与,但对于学生进行体育锻炼,大多数家长的态度还是有点无所谓,因为不涉及升学考试。”

“跳山羊”淡出,心里不是滋味

     有报道称,一些体育老师因担心学生出现意外伤害,不敢让学生练习像“跳山羊”、单双杠等传统项目,致使这些项目正悄悄退出中小学体育课堂。记者通过采访也了解到体育老师对此的无奈。

     靳雪峰直言,他们现在课上教的内容主要是跑、跳、投等基本动作和相关小游戏,单双杠这样的体育器材逐渐在校园里消失,而“跳山羊”等活动也慢慢淡出,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些运动器材和一些运动项目确实有一定风险,但如果体育老师在课上讲解清楚动作要领、在做动作时有一些保护措施,这些活动还是很安全的,也是曾经的学生们非常喜爱的内容。”

      银川市长庆小学目前的体育教学内容也主要以球类和跑跳类为主,投掷和体操等危险性较高的运动项目已基本很少。

    “体育课的安全问题是现在所有体育教师都担心的问题,所以体育课都在安全的前提下进行,有安全隐患的项目多数不会作为教学内容。如果能够健全学校体育课安全处理机制,对于学生的体育课学习与身体成长都会大有益处,”该校老师刘晓源说。

为“健康中国”点赞,期待提升职业成就感

      工作累、地位低、待遇差,体育老师的职业成就感曾经很缺失。记者采访中发现,在大力推进学校体育的同时,师资力量不足让许多体育老师仍然要成天泡在体育场,而一些体育老师也坦言工资待遇不如主科老师。

      尽管如此,冲在学校体育最前线的体育老师们大都还是尽职尽责。为了躲避雾霾天,北京十二中学专门为学生编排了原地形体操;作为足球改革试验区,吉林延吉建工小学的学生每周从事足球活动的时间最少也有3个小时。

      作为一所寄宿制学校,上海金苹果学校给各个年级学生都安排了晨跑。朱军说:“这不仅是锻炼孩子们的身体,更是培养孩子们早起锻炼的生活习惯,我们很多毕业生进入大学或出国深造,回来告诉我他们还一直保持着晨跑的习惯,这让我非常欣慰,体育锻炼是一辈子的事情,但是基础却是要从小建立起来。”

     “现在国家提出了‘健康中国’计划,我作为一名学校体育老师,就是‘健康中国’第一线的工作者,当然感到自豪啦,”朱军笑着说。